病来如山倒

真是好久没有生过病了,一直不进医院的人,病魇还是热情的和我挥了挥手。只能在坚持了三天发觉无法自愈的情况下和吊瓶打了交道。

吊水的第一天晚上,曾先生这个运动狂热分子按耐住周遭小伙伴邀约,还是陪在了身边。不断的透露出急切的目光盯着吊瓶看,一个又一个,直到2小时又30分钟后,终于放弃,开始小声捣鼓说:“如果我生病,我就乐得清静,一个人好好静养,才不麻烦你咧!”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,他迅速躲避掉眼神。

吊水第二天,一大早想图个清静,没想到被孩子包围了……哭的喊得,不想打针的,各种小捣蛋~尤其是护士扎针的时候的“鬼哭狼嚎”。

又是2小时又30分,从医院走出来,看着天空和阳光,腿瑟瑟发抖,烧退了,身上却冒着虚汗。曾先生笑着说:“哟,生个病,皮肤变好了嘛,也不长痘了,咋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皮肤就是这样的!原来你是营养过剩~~~~~巴拉巴拉~~~~~~我好奇的照了照镜子,好吧,我以后再也不贪凉和晚上吃烧烤了。

然后……

当天晚上,曾先生因为发挥”运动家精神“扭到了脖子和腰……回家的时候还给模仿高中时期一个老师,因为颈椎不好,监考转头的场景……乐坏了。

看来我的游记又要拖延一段时间了。没吃饱怎么有力气减肥啊,没好身体怎么有精力写日志呢……

病来如山倒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