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峡情缘

我是小蓉,今年二十四岁。在跟曾先生一起度过三年恋爱生活后,决定要去办完繁杂恼人的结婚手续。

三年前,一条开放台湾医美健检自由行的新闻,让本是萌动外出的我,找到了去旅行的契机。和家人做思想工作,办理繁琐的签证手续,结交相同志好的驴友,独自一人走走停停环遍了这片土地,就这样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境外旅行。

记得那时还在七星潭海边大喊“我一定还会回来的”,仿佛那太平洋听见了我的诉说,冥冥之中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认识曾先生是从台旅行回来一个月后,接到女性朋友的爱人来电,调侃地说介绍男友给我认识,从台湾来的哟,让我出来一起吃饭。我便也没多在意,估摸着是我是周边唯一去过台湾的小伙伴,出来更有话题聊这心思吧。

初见,他背着一个运动型背包,一口特别的台湾口音,我们之间的话题无非围绕着景点、行程,得知他来自花莲,第一次来大陆探亲,我淡淡地笑着说,七星潭很美。饭后,朋友一家有事撤走,我便成了这名远方客人的导游,因为是朋友的远房亲戚,我便很放心地和他独自相处起来。他说想去我们这夜市看看,我便准备用我的电动车“小黄”载他,他主动说他来骑,在我的指路下,他有些生疏地骑着,短短的几天时间我们走遍了这个城市,带他尝了很多本地美食,交换了在台的美食经验。当我多次提到大肠包小肠,他笑着说,以后有机会去台湾,我带你去。我们渐渐从陌生人转换成了可以聊天的朋友,两个不可能交会的平行线也在这几天发生了质的变化。事后,朋友偷偷问我是否有好感,我只是笑着摇摇头,说太远了,其实心中却还有上份感情失败遗留的诟病。

曲终人散终离别,若是有缘必相逢。就在他要随家人离开的那一天,我们互换了一切能联络上的通讯软件ID,我塞给他一个从柳州带回来的饰品“官财”留作纪念,他说回到台湾会再联络我的。我笑着说:“好呀”,却只当是最后一次见面!殊不知心中的萌芽正在发酵。

一天后的晚上,“叮咚!”当我打开FB收到他的第一条短信时,内心五味杂陈,我终于决定鼓起了些许勇气,将过去恋爱中阴霾扫空。接下来,我们便是开始约定时间,每天下班后开展“煲粥”计划。我们聊生活小琐事,聊兴趣爱好,分享两岸文化……我们都觉得很开心,因为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和共同爱好,我们也约定两个月后再见!

两个月后,他真的赴约了,我们约在两个城市的中间点——厦门。说实话,我真的很感动。至少我确定他不是“骗子”。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在慢慢升温。

四个月后,我依约到台湾,离第一次赴台旅行也不过时隔半年,却有完全不同的心境,他带我重游了我最爱的七星潭,一路上我们的相处温暖、舒服,跟着本地人我看到了不同的台湾,了解了更多的台湾文化。

就这样曾先生每两个月来大陆一次,我则每四个月去台湾一次。反反复复了两年。

刚和曾先生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身边的人没多少是看好的。我这边的人大多都鉴于他的隔岸台湾人身份,可能带来两种文化意识形态的碰撞,怕我被骗,而他旁边的人,担心的是我这个“死爱钱”的大陆人,会把他骗了。我俩就在不少人等着看我们能撑多久的猜疑里,你情我愿地把日子过了又过,连我们自己也没有察觉,一晃就过去了2年。

「我来大陆工作和生活吧,这样对我们都比较好,你家只有你一个,我还有兄弟姐妹,况且现在台湾的经济形势大不如从前了,来大陆还不算晚吧?」在讨论到台湾的就业形势时,曾先生淡淡地说。

「你考虑清楚就OK呀。」我回答。其实呢,内心着实吓了一大跳,我真的不敢去想未来,何况是了解到台湾对外籍配偶的工作和待遇的歧视,虽已经做好了层层心理准备,但“包袱”还是很沉重,而这无非是让我拥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就在他要准备来大陆的这段时间,我查阅了很多关于两岸的法律法规和政策,果真,台湾当局对外籍配偶,尤其是大陆配偶“管制”得很严,其结婚手续繁琐,流程复杂得能用一张A4纸写满,而大陆当局对台胞的种种政策,相比之下真的是善意满满。面对这些纷扰,我们还是坚信隔岸的爱情也是无阻碍的。

一段爱情要经过怎样的波澜回旋才能成就一场婚姻。面对繁杂手续的一拖再拖,我们终于还是决定要让这段爱情有开花结果的机会。

「这次我来大陆要不要顺便把单身证明那些办一办?」有一天曾先生突然问我。

「好啊。」我回答。

没有什么别开生面的求婚,没有亮瞎眼的钻戒,没有一点多余的繁文缛节,我们开始马不停蹄地办理结婚手续。

一个月后,我们在南昌领到了红红的结婚证。那一天有哪些细节,我现在也想不起来了,只记得走出婚姻登记处时,虽绵绵细雨,却感觉前所未有的特别。

又过了几个月,我们来到台湾正式登记,拿过曾先生换好的身份证,身份证的背面,除了他父母的名字,在配偶一栏里,赫然印着我的名字。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份证件上,就象灵魂出窍般看到自己,被烙印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里。

为人子女的身份与生俱来,父母给了最初的生命,牵引着我们走完人生的前半程,夫/妻的身份却是自我的选择,要把自己人生的下半程交与另一个人共度。极具仪式感地在身份证后印上他/她的名字,庄重地提醒着我们考虑的清醒,以及决定的慎重。

一好友跟她的男友在交往多年之后结婚,婚后再见时,我问她结不结婚有没有不一样,她说她以前也觉得交往太久的两个人好像结不结婚都没什么差别,但真正结婚后才明白,那种从心底里感觉到两个人的生命真正融合在一起,是超越多年来所有想象的奇妙感觉。

我一直觉得她的话有些渲染过份的嫌疑,但当我遭遇这样传统的仪式,两个人被月老红线就此的牵绊,却感受得分明。

婚姻,不是彼此束缚,而是携手去看那个更广阔的世界。

 

原文已授权给"zhouwei"wechat公众号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